咸鱼璐!

锤基/盾冬/铁虫/贱虫/虫绿/EC/旬斗/嵐/ toma
虽然不是漫威only但是不接受和DC的比较,我也喜欢超人
镇魂巍澜楚郭都吃,SCI吃瞳耀不拆不逆
盗墓笔记九年读者,花钱的那种,吃瓶邪瓶邪和瓶邪
雷点高,略杂食属性,脾气还行,基本上不发刀
顺便,我说我会飞你信吗!!

我一月份有一个超————重要的考试,所以大概元旦之前我都要弧了……
我没跑我就是请个假。
诸位元旦之后见!

我出去浪回来了!车明天开( • ̀ω ⁃᷄)✧!

车开都开了,你们不介意我多开几辆对吧?

我想发车!我!想!发!车!
我半夜偷偷摸摸发,你们悄么声地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瓶邪】论○音对老年人的影响

★ooc,沙雕文

闷油瓶子最近经常对着手机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连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不是我不想知道,而是他不想让我知道,就凭他的敏捷度和那神一般的第六感,别说偷看了,我走近一点他就刷拉一下把手机藏起来,那动作特别理直气壮,搞得我反而觉得有点羞愧,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早不知道把手机放哪去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和胖子说了这事之后他先是笑话我神经敏感,说小哥一个百岁老人连QQ都不会用,你还怕他用什么奇怪的社交软件?我说那不一定。在我的坚持之下胖子想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哎了一声凑到我耳边对我说道:“你这么一问我倒是记起来了,就前几天我看到小哥对着手机把手举过头顶不知道在干嘛。你说他不会是入了什么奇怪的教会了吧?”
我被他跳跃的思维带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嗐,电视上不是经常说吗,那些邪门歪道的专门蒙骗老年人,咱们瓶仔又没有什么这方面的经验,保不齐就让人给忽悠了呢?”胖子一拍我的后背,挤眉弄眼地说。我虽然不怎么信他的满嘴跑火车,但是小哥确实不像那种开朗健谈有自己爱好活动的人——当然张秃子状态下除外——所以对于他的种种反常的行为,我觉得有必要搞明白原因。
胖子说我这就是闲的,我心说可不就是闲的么,我哪像他一样天天往村委会跑还要竞选妇女主任,我现在待在雨村纯属抠脚,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偶尔打个消消乐,懒得小肚子都快出来了,真是人到中年……
“怎么了天真,这一脸沧桑……”胖子伸出手来在我面前晃了晃,又打了个响指。我把他的胖爪子从脸上扒下去,说我觉得自己开始老了,胖子对此嗤之以鼻:“你快拉倒吧,前几天咱们几个出去还有小姑娘偷看你呢,就你这张脸再装个七八年的小青年没问题。”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对于这个说法不置可否。

闷油瓶之后安静了好几天,我本来以为是自己想多了,谁知道那天中午吃完饭我回屋午睡,正做着梦呢突然被尿憋醒了,起床往厕所的方向去时看见了他好像正冲着院子里的一棵树不知道在做什么。我有点纳闷,躲在门后面定睛一看,那闷油瓶冲树鞠了一躬之后张开双手站在那里,神情非常奇怪。
……该不会被胖子猜对了吧,小哥难道在练气功?
我偷偷摸摸地蹲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后来实在憋不住了飞速溜去了厕所,再回来看时小哥已经不在院子里了。我连忙把胖子叫了起来告诉他刚才的所见所闻,胖子也觉得奇怪,他说小哥不像那种会自己和自己玩儿的人,不过保不齐他正和树聊天呢。我听了之后骂胖子不靠谱,小哥又不是神婆,你还能指望他有阴阳眼啊?拍雨村土味通灵之战呢?胖子嘿嘿一笑让我别生气,真拍通灵之战也不能请小哥啊他出场费比周杰伦都高谁请得起……我让他别废话赶紧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胖子看了我一眼,说:“天真你要真那么好奇你直接去问不就行了,要是重要的是他肯定不会告诉你,但要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肯定也不会瞒着你。咱们家小哥你还不了解么?总之他绝对不会拐弯抹角撒谎骗你就是了。”
我心道他是不会拐弯抹角撒谎骗我,他会直截了当能瞒就装糊涂骗我,我被他骗的还少么?
胖子看我这样干脆把我从屋子里赶了出去,说我自从和小哥确定关系之后就越发地娘们兮兮,很像一个谈恋爱谈昏了头的女高中生。我听了这话就不高兴了,也不再理他,站在院子里叼着草叶生闷气。
思前想后了半个小时之后我觉得我不能这样自己瞎琢磨了,胖子说的对,大不了就是再被闷油瓶子敷衍一次。这么想着我吐掉了嘴里的狗尾巴草,起身朝着前厅走了过去。
小哥果然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我走过去推了推他,手刚放在他肩膀上还没来得及使劲儿就被他一把抓住扣了过去,我赶紧喊他:“哎哎……小哥是我!”
他睁开眼见果真是我,慢慢地松开了手,我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坐到了他身边的位置,说小哥我问你个事呗?他轻微地皱了皱眉头:“什么?”
“你是不是对咱们后院的风水有什么意见啊?”
“没有。”
“那你干嘛冲院子里的树鞠躬?它成精了吗?”
小哥听了我的问题眉头突然皱得又紧了一点,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在把我看毛的前一刻扭过了头去,伸手一把把我抓了过去:“跟我来。”
我跟着他来到了后院,站在那棵树旁边,闷油瓶掏出手机来打开了○音,随着一阵音乐声他学着视频里的那对小情侣冲我深鞠一躬,两只手在头上比了一个心形,然后向着我的方向张开了双臂。
我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整个人有点懵比,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闷油瓶见我没有反应,就保持着张开手的姿势朝我走了过来,然后一把把我抱在了怀里。
我下意识地往前一扑,伸手回抱住了他。
闷油瓶身上有前几天我们一起新买的洗衣液的味道,我整个脑袋被摁在他肩膀前,呼吸里都是这一股子薰衣草味,让我不由得有些飘飘然起来。
这时胖子抱着溜出院子又被找到的鸡从前院走进来,看到我们之后把鸡往地下一扔。我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想要推开小哥,结果他的手臂又紧了紧,勒得我几乎要喘不过来气。
胖子在我背后酸溜溜地说了一句人间不直的,摇着头往自己房间去了,我把头往闷油瓶颈窝里一埋,小声地笑了出来。
FIN.

后续
吴邪:小哥小哥是谁教你用○音的呀?
张起灵:……刘丧。
吴邪:真好~

刘丧给吴邪发微信:我偶像在吗?
【吴邪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
刘丧:……
刘丧:????

其实我草稿箱里还有辆车,但是……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发好还是不发好了……淦……

啊啊啊不行我可能还要咕一天!不让我开车我现在整个走向都乱了我得理一理……
这给我弄得,一个好好的放飞自我的文不让我开车,我恨!我得好好想想走剧情怎么走……
我明天就更!!

我最近没有更文是因为我在和如月晴人谈恋爱!【理直气壮】
晴人他有那——————么好!!

我这算合理拖更吗??